Site Loader

西山拓如此坚持,崇重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点的难色,但是依然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说道:“西山鬼想要与帝国合作斩杀云皇,想要借力又不想付出,太古万族几万年传承难道就只有这等道理吗?”

看了一眼愤怒的崇重,西山拓似乎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他的色厉内荏,不屑地说道:“我可以按照惯例,将云皇的肉身无条件的送给你们。”

“这是哪来的惯例?”崇重怒道。

西山拓冷笑:“问你身后的雷子便知。”

雷子一下就扭过了头,让崇重的脸色阴沉无比。这个时候千日突然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不如就按照贵族所说,云皇的肉身交给我们,星能核心各凭本事,如果得到也是一整个,不需要因为分配而产生争端。”

西山拓的脸色古怪了一下,崇重大声呵斥道:“这里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西能核心各凭本事,那就是说打完云皇还要互相打一架咯?难道趁着这个时候让别人有可乘之机?”

千日此次前来都只是一个来凑数的,其实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安小语他们之前开了作战会议,但是会议的内容并没有一点的传达给他,看来他确实已经被安小语给边缘化了。

但是他还是找到了机会打听到了安小语会议的一点风声,好像意思是安小语想要将星能和云皇的肉身都收到帝国的手中,为了能够在最后的这个时候能够插上一手,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废物,他才开口说了这样的话。

其实按照他的意思,帝国的兵力强大,西山鬼那边只有十二个高手,各凭本事还不是帝国获胜?到时候自然就能够达到目的了,但是为什么崇重会这样对待自己?

难道说自己打听错了?千日心头震惊,生怕惹是生非,不敢再多说,低下头去讷讷不言。

梁破这个时候却提议道:“在斩杀云皇之后再挑起双方的战斗自然不是明智之举,但是我们何不变通一下,在斩杀云皇之前将这场战斗结束,先行确定哪一方的实力更加强大,这样大家就都没有异议了。”

“还没有获得利益先窝里斗?这是什么道理?”崇重当即反对。

长发文静姑娘清新白裙夏日可爱写真

西山拓的脸色更加古怪,这次就连千日都抬起头来了,感觉梁破简直就是一个搅屎棍,根本就不想双方的合作完成。这种变故让千日不由得有些气苦,他觉得安小语可能根本就没有将这两方统合,而是大家闹掰了。

原来他们两个跟我也都是一路货色,千日这样想着,脸上就漏出了笑容。

西山拓冷眼旁观,看到了千日的笑容,心头不由得疑惑,问道:“你笑什么?”

千日的脸上带着重新找回自信的笑容,问道:“我笑了吗?不允许我笑?这一条也要写在合约上吗?”

这个时候西山杀也被西山拓的话吸引了过来,抬头看向了千日,果然看到了这个脸色阴沉的汉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不由得心头大骇,疯狂盘算起来,难道人族的阴谋就在此处?

西山拓气的冒烟,西山杀冷汗连连,梁破和崇重依然还在为战斗决定还是和平谈判进行争论,千日再也不想趟这趟浑水,笑吟吟地看着热闹。黄无一看着整个局势都开始莫名其妙地朝着自己控制之外发展,不由得头大如斗。

“够了!”黄无一终于开口说道。

谈判桌马上就安静了下来,黄无一这才继续说道:“既然是和平谈判寻求合作,就应该有和平谈判的样子,西山鬼的态度不好,帝国的诚意也不够,不如各退一步,星能核心先交给我保管,等到战斗结束,找一个没有其他人能够浑水摸鱼的地方,大家共同商议。到时候要打要和,都随你们。”

崇重随即张口说道:“那要按照之前他们所说的,云皇的肉身一定归于帝国,写在合约上面。”

西山拓冷笑:“小小人类,只会贪小便宜,我西山鬼大方,便依你们!”

崇重冷嘲热讽:“故作大方,难道你们拿到云皇的肉身,除了放着发烂和囫囵吞掉之外,还能有其他的用途?化外蛮夷!”

“你!”西山拓抬起了手。

“我说够了!”黄无一不得不再次开始调解冲突。

崇重骂了一句“化外蛮夷”,西山拓无言以对只想动手,他便觉得自己大获胜,得意洋洋地看着书记将之前的 条款写在合约上面,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坐下来,双方继续进行其他项目的协商。

西山鬼补充说,如果有其他的势力插手进来,双方要共同抵抗,先放弃云皇的进攻而转向外来者,如果外来者趁机得手,他们需要共同将核心以及肉申请抢夺回来,不得互相坑害。

之后有关如果有其他的势力插手进来被斩杀之后获得的利益如何分配上,双方也没有任何的争论,都一致认为,按照所属方进行分配,人类第三者死后的尸体和利益归帝国,异族的归西山鬼。

然后就是会议的第三项流程,有关战争善后的问题。

由于之前的利益分配产生了分期,战争善后的事情也就多出了一个提案,将黄无一保存星能核心容后分配的条款写在了合约上之后,他们开始讨论相关责任,包括战斗的发生和报告,双方最终对于给各自的态度问题。

主要是为了防止帝国和西山鬼双方在最后结束了条约内容之后隔日翻脸的问题,帝国一方需要保证帝国对西山鬼在战争中所获得的的利益没有任何的干涉权利,而西山鬼相应的也要保证相同的条例。

双方最后也在一种类似于愉快的气氛下结束了谈判,双方握手之后,谈判合约一式三份,签过字之后各自保管好,就开始准备所有的战斗事宜了。

千日在旁边一直看着,跟着崇重还有梁破上了飞机之后,就看到两个人再也不复之前剑拔弩张的状态,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统统松了一口气,梁破的脸上还带着一点点得意的笑容。

这样的情形让千日有些愣,心道他们两个之前的冲突,难道是故意的?都是他们演的戏?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多争取到一点任何的利益,只是一个云皇的肉身而已,至于的吗?

千日不解,不知道安小语的心里到底在盘算着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方向。他不由得想到,安小语此人心怀叵测,根本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恐怕西山鬼已经中招了。

想到这里,千日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开始深深地思索了起来。

既然西山鬼已经中招,那么是不是说明安小语的计划不是十拿九稳,那一定也有七八成胜算,自己既然已经进入了谈判,虽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现在入伙可能还来得及?

千日的眼珠子转来转去,目光不停地在高兴的梁破和一脸平静的崇重脸上转换,其实还是纳闷,崇重为什么不开心呢?

崇重为什么不开心?千日根本就不懂。

因为之前的事情,崇重的罪名已经定下来了,最少也是个回京述职反省,不知道之后还会被分配到什么地方,八成还会使其他的边境机甲军。但是如果安小语手里的录音放出来,那就是极北劳工终身。

他现在的前途都放过在了这一场阴谋上面,只是一个谈判的成功,并不能让他心中的忧愁减少半分,而谈判之后,崇重几乎就没有什么大用了,到时候在核心战斗区域战斗的,大多也都会是三九军。

也就是说,他只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事情,今后的生命就都放到了别人的手里面,自己的事情办好了,但是如此艰难,这样的情况让崇重更加忧心,开始担心接下来的计划是否能够顺利实施。

没有理会千日的思索和纠结,梁破已经开始进行接下来的战斗策划了,崇重一脸平淡,心中难受异常。管山桐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心道安小语果然将整个局势已经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心里稍安。

回到营地之后,崇重、梁破和管山桐三个人来到营房见到了安小语,简单地将会议的内容跟安小语说了一下,安小语抚掌微笑:“第一步已经成了,第二步由梁连长和雷子主持实施,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

梁破和管山桐信心满满:“自然没有。”

不过崇重还是说道:“跟你预料的一样,西山拓刚刚来到这里就开始对云皇进行图谋,根本没有和西山杀进行信息的交互,在这方面异族终究还是异族。我在会场上看到西山杀浑身冷汗,贼眉鼠眼,分明就是没有把西山伯辉的事情透露出去,但是散会之后西山杀必然不会再隐瞒,到时候……”

安小语摆摆手:“你们按照原计划进行,既然合约已成,从战斗准备到战斗结束都算是合作的区间,西山拓根本不会大张旗鼓地打过来,至多派来一名高级或者几名中级来偷摸的救人。”

“到时候他们都不能明目张胆地使用天赋能力,否则被发现之后就是毁约,会受到黄无一的惩罚。没有了天赋能力的异族,就算是高级,我又有何惧?你们别忘了,我可是少宗。”

安小语笑吟吟地说道,微笑的嘴角露出的牙齿上反射着白亮的光芒,如同已经磨得雪亮的杀猪刀一样的刺眼,让崇重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赶紧逃出了营房,心中惴惴。

西山杀在会议结束之后,果然找到了西山拓,私下与他会面之后,西山拓不耐烦地说道:“如今合约已成,难道你还要瞻前顾后?我看你直接投奔帝国算了,算什么西山鬼?”

面对西山拓的羞辱,西山杀强忍下了心头的怒气,直接说道:“长老,之前你刚刚到这里,就和云皇交手,之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寻求和人类谈判,很多事情我都没有告诉你。”

西山拓一听是正事,也没有再发脾气,只是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我只负责云皇,其他事情依然还是由你来处理。”

西山杀脸色苦涩,说道:“其他的事情确实我都可以处理,这也是属下的职责,但是有一件大事情,需要跟长老汇报。”

“你说什么?”几分钟之后,山林当中传出了西山拓的惊呼之声。

西山杀也是满脸纠结地看着自家的长老,说道:“这件事情本来我是打算尽快告诉长老的,但是又不能对其他人泄露,所以一直都没有找到时机。在会上的时候,我其实就是想提醒长老要慎重……”

西山拓怒不可遏,抬手就给了西山杀一个巴掌,两颗紫黑色的后槽牙从西山杀的嘴里滚落在地上,带着紫色的鲜血落在了泥土里面,就像是两块发了霉的烂肉,让西山杀有点不敢置信。

“废物!废物!你就是这样办事的?族长将少族长交给了你,你就把他给弄丢了?”西山拓知道自己也是没有给西山杀机会说出这件事情,于是发过脾气之后,也就没有继续动手。

西山杀脸色变了变,说道:“当务之急,是找到合约里面人族能够利用的漏洞,防备到时候他们利用少族长的身份,对我们进行要挟。还要尝试对少族长进行营救,如果能够救出来才是最好的。”

西山拓换了两口气,马上就叫来了手底下的一个心腹高级西山鬼,吩咐道:“今天晚上,你带上是个亲信手下,摸到三九军的营地里面,寻找被俘虏的少族长,将少族长解救出来,懂了吗?”

心腹虽然惊讶于少族长被俘,但是还是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说道:“明白。”

等到心腹退下之后,西山拓才松了一口气,拿出了那一纸合约,对西山杀说道:“我们来研究一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漏洞,会不会是利益分配,他们能不能利用少族长威胁我们放弃星能核心?”

西山杀想了想说道:“帝国不会那么傻,这次的事情是他们暗中会意黄无一来仲裁的,如果我们将此事捅给了黄无一,黄无一虽然是亲人派,但是依然还是皇族,必然会对帝国产生反感。帝国不可能为了十个星能,就放弃了黄无一的友谊”

“那会不会是……”

“我觉得有点可能……但是……”

“不对,不是这样,我觉得是这里……”

经过了漫长的两个小时讨论,西山拓和西山杀几乎将合约里面的所有条款都撸了一个遍,结果发现,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可以钻漏洞的空子,所有的条款都是公正的,甚至很多有可能产生漏洞的地方,还是人族那边自己提出了意见堵上的。

这就见了鬼了啊!

西山拓和西山杀面面相觑,难道人类的智慧真的就这么高的吗?杀人不见血,埋人不挖坑,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让你上了当,然后你还能帮着他们数钱?这没有道理啊?

想不明白,西山拓和西山杀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心里对于未知的阴谋产生了极大的不安。

西山杀说道:“会不会是少族长没有暴露身份,然后直接被移交给了研究所,之后也没有透露出任何的消息,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拿少族长对我们用任何的阴谋?”

西山拓摇头叹气:“现在也只能希望这样了。”

西山杀看着西山拓的样子,越发的觉得西山拓这个长老根本就不称职,如果是自己坐在他的位置上,自己能够做得更好,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火急火燎。

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有西山拓的实力,就真的还会在乎计谋吗?西山杀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两个西山鬼就这样沉默了下来。

是夜,三九军的营地里面静悄悄的一片,偶尔能够听到远处哪个营房里面,能够传遍半个营地的呼噜声,让人叹为观止。

在营地的角落里面,一间特意加固过的板房矗立在黑暗无光的的地方,周围的巡逻密度也高了不少,门口还有两名士兵持枪守卫,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不得了的地方。

西山鬼一打眼,就看到了这个营房的特殊,带着是个中级的手下,悄悄地摸了过来,挥了挥手,两名身穿夜行衣的手下就飞了出去,从角落里闪过,果然被发现。

“什么人?”巡逻队大声呼喝,然而黑影一遁而走,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查看的机会,巡逻队赶紧追上去,而黑影不紧不离地吊在了前面。

如法炮制,将两队巡逻队引走,西山鬼悄悄地摸到了营房的后面,轻而易举地将加固的铁皮房无声无息地切开趁着月光向里面一看,果然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少族长。

西山鬼大喜过望,赶紧从裂缝当中,钻了进来,直接朝着少族长冲了过去,但是却看到少族长的眼神透露着惊恐,被堵住的嘴巴也在不停地呜哝着什么,他只觉得背后一冷,心头瞬间惊起一道涟漪。

猛地回头,就见一道雪白的刀光闪过,如同月华一般的凄美。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