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

村庄里原本以为在劫难逃的老百姓们,看到自己不亲眼所见,绝对不敢相信的一幕……

这些妖族的骄兵悍将,不知多久没有遭到过迎头痛击了,此时遇到秦枫这样的硬茬,顿时就吓得魂都飞了!

一头狼骑兵,两头狼骑兵,十几头,二十几头……

最终变成了妖族狼骑兵的大溃败……

趾高气昂的妖族骑兵此时竟如丧家之犬般,争先恐后,自相践踏着逃离了战场……

这些劫后余生的百姓们,站在燃烧的房屋之中,面面相觑,竟是如坠梦里一般!

直到秦枫麾下的二百精兵开始打扫战场,他们方才如梦初醒……

有的抱住前来解救他们的士兵,有的一把抱住身边的亲人……

无非男女,抱头痛哭……

秦枫此时顾不得身上的妖血,在火场之内与其他士兵清理着战场……

看到没有死的妖兵就顺手补上一刀,也不管这些妖兵“叽里咕噜”地着,是不是在求饶,都是手起刀落,首级收好!

美女高腰牛仔不一样的清纯之美

一来,是西北军中妖族首级是加官进爵的重要物证,一具妖族首级就可以获得十枚金铢的赏金,积功一级……

二来,这些妖族掠杀人族百姓的时候,可曾因为他们讨饶乞命,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在火场转了一圈下来,秦枫发现这一战下来,斩获的妖族首级居然有整整三十具!

而己方的损失则几乎到可以不计!

一般情况下,遭遇妖族的狼骑兵,人族与狼骑兵的伤亡比例至少也是二比一……

也就是,哪怕是再精锐的队伍,面对同境界的妖族骑兵,秦枫这边斩杀了三十头妖族骑兵,自己应该至少阵亡六十人……

可这个规律在秦枫这被彻底打破了!

这两百人都是钟离家暗卫和荒古战队精英,在《常武》的加持之下,战斗力本就比妖族差不了多少……

再加上又是偷袭,除了十几人受伤之外,居然没有一人阵亡!

虽然这所谓的偷袭,完是因为妖族的狼骑认为秦枫他们“守规矩”,不敢一战而在它们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秦枫看着报送上来的伤亡情况,又踢了踢砍下来的妖族首级,对着身边的徐语嫣、杨洋、李九和钟离跋笑道。

“们我要不要虚构几个伤亡数字上去啊?”

众人正要讶异,却听得秦枫笑道。

“我们的战绩这么好看,我怕拿到西北军中,他们不信啊!”

“到时候我们内通妖族,那不是麻烦事反而多了!”

徐语嫣听得秦枫这话,不禁抬起粉拳在他的胸前锤了一下笑道。

“这个人谦虚一会死啊?”

“不会一把首级拿出去领功啊?”

“非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斩了三十个妖族狼骑兵,自己没损一人一骑?”

钟离跋看了看地上的首级,对秦枫拱手祝贺道:“恭喜大人,还没有正式到西北军中,就立下了如此奇功……”

“虽然这些狼骑兵多是‘少狼’,相当于狼骑兵里的新兵,不过我军未有一人阵亡,这样的战绩,莫是西北军……”

“就算是最强悍的秦军,面对妖族都难以达到……”

秦枫知他的话,并没有夸张的成分……

在儒武并立的最后阶段,也就是秦枫与武帝合作的时代……

得到儒道战诗加成的武家战士,足以杀得数目比己方还要多的妖族心惊胆寒……

只不过随着儒道被打压而衰微,当年的盛况才会转为人族被拥有血气力量,天生怪力的妖族压着打的局面。

就在这时,杨洋却是扛着几只巨大的木箱子过来,对秦枫道。

“主人,这些缴获怎么办?”

秦枫见这些木箱子都是老百姓家里的样式,上面有的还沾着未干的血迹,显然都是妖族掳掠的所得。

他打开其中一口木箱,只见里面装得满满,都是玉器和瓷器,又打开一口箱子里,里面满满的装着金铢……

第三口箱子里,装的是首饰和少量的灵晶……

每口箱子上都带血!

杨洋虽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金铢财宝,却也是犯了难。

“主人,您看这些缴获怎么办?”

钟离跋沉声道:“大人,西北军中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缴获归将领私有……”

“到了西北军中,少不了要被剧辛世家针对,我们留下这些缴获,也好上下打,活动活动……”

“如果遇到西北军故意不发粮饷,也可以……”

秦枫看了看这几口木箱子,又看到远处还堆了一些箱子。

显然,这笔缴获数目不菲。

他可不是后世“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就要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的好少年……

再了,妖族残忍无比,劫掠过的村庄必然没留活口,就算像物归原主,也不可能……

秦枫想了想道:“妖族在这个村里劫掠的东西,尽数还给村民……”

“凡是家中有人遇害的或是房屋被毁的,给予一个金铢的抚恤,受伤的给予一个银铢的抚恤……”

听得秦枫居然还想到这些落难的百姓,就连钟离跋都愣住了!

这位钟离世家的暗卫首领,都隐隐感觉到了这位大人的不一般!

这个时代,没有实力,就是草芥,谁会关心一棵野草的死活呢?

秦枫却真的这么做了!

这位暗卫首领直觉得心中像被针刺了一下,原本因为执行任务而冰冷的心肠竟是又渐渐温热了起来。

徐语嫣听得秦枫想得如此周到,也是微微头,露出赞许之色。

秦枫又从须弥戒指里取出之前没用完的“大秦行军膏”,递给杨洋道。

“把这个给受伤的兄弟敷上……”

“大秦行军膏!”

李九和钟离跋都是一愣,“这可是大秦军中的疗伤圣品,您怎么会有?”

秦枫笑了笑道:“我认识一位秦**中的朋友,她赠予我的,快去给受伤的兄弟敷上吧!”

这一下李九和钟离跋,这两个新到秦枫麾下的弟,顿时都感觉这位大人的背景又高深莫测了几分!

这里可是国力最弱,军力最弱的燕国,能够认识秦军中的高层人士,本就是一种强大的背景!

杨洋和徐语嫣却看着两人不明觉厉的表情,忍着想笑。

杨洋低声道:“语嫣姐,他们要知道给主人这药的,是秦国太尉之女……”

“他们该会是何等有趣的表情?”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