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李逍遥蓦然回首,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五六岁,宛如白莲般清丽脱俗的少女,坐在适才拜月教徒丢下的箱子里,如云黑发披散在瘦削的肩膀上,俏丽的面庞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

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清纯的女孩的李逍遥愣住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对方。

“逍遥哥哥,你不认得灵儿了?”

赵灵儿尝试着起身,可只起到一半就重新跌回到箱子里。苍白的脸颊上,浮现一抹不正常的嫣红,显然受伤了,而且不轻。

“你认得我?”

李逍遥满脸的迷糊。

这么漂亮的女孩,如果之前见过,他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逍遥哥哥,我们赶快回仙灵岛,姥姥受了伤,很重。”

赵灵儿想起仙灵岛上发生的事,再次挣扎着要站起来,可又是以失败而告终。

李逍遥更加的迷糊了,什么仙灵岛,什么姥姥,这个漂亮、清纯的过分的小姑娘在说什么。

这时,二楼房间,被砸得只剩下一半的门开了。

充当半天观众的曹易,走了出来。

捉虫女孩

后面跟着酒剑仙、李大娘。

李逍遥听到声音,转身,见自家婶婶安然无恙,高兴道:“婶婶,你没事就好。”

“几个小毛贼而已,老娘当年纵横江湖的时候,打杀的多了”

李大娘非常的瑟。

当看到箱子里的赵灵儿,愣了一下,道:“这小姑娘长得太俊了,谁要是娶了她,真是祖上积德了。”

“逍遥哥哥,你怎么不记得我了。”

赵灵儿见李逍遥不搭理自己,泫然欲滴。

李大娘闻言脸一沉,直视着李逍遥,如同利刃:“猴头,你把人家姑娘怎么了?”

虽然做生意喜欢坑人,李大娘骨子里还是个侠女。

“天地良心,我根本不认识她。”

李逍遥连忙摆手,样子非常的窘迫。

李大娘也疑惑了,她这侄子虽然轻浮了点,可本性不坏,而且从不在她面前说谎。

箱子里的赵灵儿误以为李逍遥负心,眸子黯淡了下去。

“李小哥中了拜月教的忘忧蛊,忘记了前尘往事。”

曹易开口。

此言一出,李逍遥张大嘴巴,瞪大眼睛看着曹易。

李大娘惊呼一声。

酒剑仙神色淡然。

“逍遥哥哥中了蛊毒”

赵灵儿黯淡下去的眸子,如同暗夜之中被点亮的蜡烛,一下子明亮了。

紧接着,她担心的问道:“道长,逍遥哥哥有没有危险?”

“危险倒是没有”

曹易说道。

刚才,他用神识检查了一下。

蛰伏在李逍遥识海里的蛊虫,并不强大。

“什么,我中了蛊毒?”

李逍遥长年厮混于街道,对蛊毒的恐怖可是早有耳闻,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下来。

“没事”

曹易说话的同时,分出一缕元神携带灵魂宝树,进入李逍遥识海,将蛊虫强行打杀,并磨灭掉。

李逍遥经历了短暂的迷惘,突然大叫:“灵儿”

接着,他看到了坐在箱子里的赵灵儿,一脸喜悦的跑了过去,蹲下,抓住赵灵儿的小手,关切道:“灵儿,你没事吧”

赵灵儿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刚要开口,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灵儿,灵儿……”

李逍遥紧张的大叫。

“她只是消耗太大,身体虚弱。”

曹易来到近前,将源气输入赵灵儿的体内。

半天过去,后者的脸色好了不少,但依旧没有醒来。

“道长,灵儿她怎样?”

李逍遥担心的问道。

“把她抱到后院休息”

曹易收功,说道。

“好”

李逍遥抱起赵灵儿,穿过客栈,进了后院。

“我的客栈?”

李大娘尖叫出声。

曹易抬眼望去,客栈被之前的打斗破坏的不成样子了。

“这次亏大了“

李大娘欲哭无泪。

“青木为兵,为我所用”

酒剑仙施展木系奇术,意欲恢复被破坏的客栈。

李大娘知道两人的厉害,停止抱怨,一脸期待的看着酒剑仙。

“聚”

酒剑仙一声低喝,身体之中澎湃而出青色木气。

客栈里一个个被破坏的用具,悬浮了起来,青色的木气缠绕上去进行修复。

“道长神通”

李大娘满脸笑容。

酒剑仙嘴角露出矜持的微笑。

砰,青色木气溃散,一个个用具掉在了地上。

李大娘神情僵硬。

酒剑仙神情也僵硬。

“还是贫道来吧”

曹易抬起一只手。

论修复东西,没有比补天诀更好用的了。

随着补天之力从曹易手中排出。

一个又一个用具修复,一片又一片被损坏的地方修复。

李大娘喜笑颜开。

酒剑仙目中闪烁着异彩。

片刻过后,客栈恢复了原样,除了地上躺着的三个拜月教徒尸体。

曹易心念一动,三个拜月教徒尸体灰飞烟灭。

“和原来一模一样,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李大娘千恩万谢。

也没忘了朝酒剑仙行礼感谢。

曹易微微一笑。

酒剑仙脸色有点不好。

这时,李逍遥回来了。噗通,直接跪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

曹易疑惑的看着李逍遥。

“道长,请收我为徒?”

李逍遥磕了一个头,恳请道。

曹易轻轻摇头,说:“贫道修行浅薄,还没到收徒的时候。”

这是实话,虽然修炼了好几年,很多东西,曹易还是一知半解。

李逍遥见识过曹易的厉害,直接把这话当成了推诿之词,心下失望。

不过他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依旧恳请道:“道长,只要能跟着你修行,我什么苦都肯吃,将来我会好好孝敬你老人家的。”

曹易抬手指着一旁的酒剑仙,说:“要拜师,找莫道友。”

酒剑仙只是打算随便传李逍遥几手,根本就没打算收徒,正要开口纠正。

李逍遥惊讶的声音响起:“跟他?”

“小子,你什么表情?你知道有多少天才哭着求着拜我为师,我都懒得看一眼。”

装逼失败,已经有点不爽的酒剑仙,看到李逍遥不看重的表情,顿时不乐意了。

“我还是想跟这位道长修炼,他比你厉害”

李逍遥弱弱的说,他更相信看到亲眼看到的。

“对,这位道长更厉害一点。”

李大娘插了一句。

被两个人同时看不上,酒剑仙鼻子都气歪了,“哼,不跟我学,我还不想教呢,等会儿,我让你哭着喊着叫我爷爷,求我教你。”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