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真是小地方,粗俗不堪。什么武境宫,这么小让人怎么打架?”二狗坐在陈子陵的肩膀上,不断的吐槽着周围的一切,引来周围一道道奇异的目光。

陈子陵不想理它,毕竟在绝元丹这件事情上,二狗功劳很大,他也不能卸磨杀驴,只能是无视它的存在。

“诶,你就是赵鼎么。”

一个轻灵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陈子陵的身后。

陈子陵立刻转身,看到了一个身穿绯红纱衣的女子,她身材高挑,明眸皓齿,说不上是如何倾国倾城的好看,可第一眼却让人觉得非常舒服,有一种置身于花海的感觉。

这绯红纱衣上,绣着一只殷红的朱雀纹,这是玄门一等弟子袍的一种。

“正是。敢问阁下是?”陈子陵剑眉一皱。

他并没有得到赵鼎的记忆,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也不得而知,对方和赵鼎以前时候见过。

“那就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小溪的师姐,风秋临。小溪昨晚会岚武司了,她说你是她朋友,让我帮衬着你一些。”女子浅浅一笑,道。

钟芷溪的师姐?

“原来是风师姐,幸会。”陈子陵抱拳行礼。

武原阁和嶝灵府的关系不一般,他称呼风秋临为师姐,并无不妥。

青春治愈系清新女生甜美笑容俏皮写真

“听说你是嶝灵府的秘传弟子。不过我看得出,小溪临走之前,很不放心你。你和他关系不一般吧,你不会是小溪的童养夫吧?”风秋临凑近了一些,嬉笑着问道。

陈子陵剑眉一皱,肃然道:“风师姐,这里人多眼杂,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以免影响到芷溪师妹的清誉。”

“开个玩笑嘛,这么认真干嘛,真有鬼啊?”

“这种玩笑还是少开的好,被有心人听到或许会大做文章,如果风师姐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告辞了。”

陈子陵不想和风秋临多扯,迈开步子朝着武境宫而去。

风秋临赶忙追了上去,“别走这么快啊,小溪让我这段时间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安。”

“我的安自己会保证,不劳烦风师姐。”

“不行,小溪可是再三嘱咐过我的。”

风秋临追上来,是准备彻底赖在陈子陵身边。

其实,钟芷溪只是让风秋临,在陈子陵遇到麻烦的时候,暗中帮衬一下陈子陵,并没有让风秋临直接来找他。

是风秋临自己好奇。

须知,钟芷溪虽然人缘不错,可真正和她亲近的人并不多,真正的朋友也就风秋临一个。

特别是男子,武原阁内无数优秀的男弟子追求钟芷溪,其中不乏顶尖武宗,且出生高贵,但是钟芷溪却从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表露出丝毫的兴趣。

可这次,钟芷溪却亲自来找风秋临,让她暗中帮衬这个赵鼎。

风秋临觉得里面肯定有问题。

二人一道进入了武境宫内。

这武境宫,内中纵横皆有千丈,非常的辽阔。

周围一圈,有巨大的观战台,容纳三十万人,没有一点问题。另外,还有几百个独立的小阁,供贵宾观看。在平时,武境宫就是这八宴城的武斗场。

在武境宫的中央,摆放着十个巨大的青铜鼎。

每一个金鼎,都重有三万斤重。

“这是海选的要求,举起这鼎十个呼吸,就能进入下一轮比试了。”风秋临道。

“就这么简单?唉,本帝当年一手随便托起……”

陈子陵冷冷的瞪了二狗一眼,示意他不要多嘴。

这个时候,能让它出来放风,已经很给它面子了,算是谢它,之前说了绝元丹的缓解之法。

二狗赶忙闭嘴,它可不想被塞回袋子里。

“这是你养的妖兽么,好可爱啊。”风秋临玉手伸出,摸了摸二狗的蓬松的毛。

凶灵兽无法口吐人言,一般来说,能张嘴说话的都是妖兽。

“住手!”

二狗立刻跳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风秋临。

“本帝岂是你这种凡人,说碰就能碰的,你不怕天神降罪么。”

“算了,不碰就不碰呗,你这妖兽看来脑子不太好。”风秋临堵了嘟嘴。

陈子陵不想理他们两个,上前,走到了青铜鼎的边上,这里周围,聚拢了一大批年轻才俊,还有一些老一辈的强者,他没有感受到武王的气息,最高的,也就是九重武境武宗。

也不知道,这次是没有武王参加,还是别的原因。

之前,钟芷溪已经帮他报过名了,通报了身份,做了一些简单的验证之后,陈子陵拿到了一个号,三百零九。

等到他举鼎,起码还得半个时辰。

这半个时辰,陈子陵也不想浪费,去到一边稍微空旷些的地方,盘腿坐在,在脑海里演练拳法和身法。

“这小子,倒是有刻苦的,就这么点时间都不愿意放过。”风秋临黛眉一皱道。

虽说武者修炼,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但是总不能压榨没一点时间吧?

那样的话,活的未免太枯燥痛苦的一些,有可能反而还不利于修行。

“这小子,看来就是个武痴,芷溪肯定不喜欢这种类型,我绝对是想多了。”

……

……

“你说的,就是这个小子?”

百丈之外的一个小阁内,一双眼睛,阴沉的盯着陈子陵,透着一分冰冷的杀意。

那是一个身穿青龙武袍的男子,身高九尺,丹凤眼飞剑眉,身上散发着一道强大的气息。

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武原阁的弟子。

“不错,师兄,就是这个小子。我刚才在武境宫外亲耳听到的,风师姐说,是钟师妹让她特别关照这个小子。我还模糊的听到了……”

“听到了什么?快说!”青龙武袍的男子冷声问道。

“风师姐说,他是芷溪姑娘的……童养夫。”

“咔。”

青龙武袍男子手中的玉杯,碎成了粉末洒在了地上,面庞显得有些狰狞。

“不可能!风秋临向来说话没边,她的话岂能相信?芷溪怎么可能有这种童……绝对不可能!”他嘴上笃定的开口,心里却有些发慌。

他清楚,风秋临是钟芷溪的朋友,她说的话,或许是有依据的。

“我也觉得不可能,肯定是风师姐说的胡话!古堰师兄如此人杰,芷溪师妹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看上这小子?”

“你说什么?”

青龙武袍的男子眼眸一眯,眸中,透出一分彻骨的寒意。

那弟子面色一变,赶忙道:“不不不,钟师妹只是醉心于武道,暂时还没有时间想这些事情,日后,定然会和古堰师兄双宿双飞。”

青龙武袍的男子冷哼一声,视线再次落到了陈子陵身上。

“不能让他这么轻松就通过考核,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不能让他选入离使。”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