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啊?”伯媛愣住。

过了几秒,她突然生气,“你这家伙……”

该不是在装可怜博取她的同情吧。

气愤,伯媛抬手就将他用力的推了出去,“艾伦,你别拿我开玩笑了。”

她最烦他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了。

以前,伯媛可没少对他露出过这种厌烦的眼神,如今只是一眼,艾伦就知道她生气了。

他无法跟她解释自己此刻的心情,也不想解释。

将脸上的泪水反复的抹了干净,艾伦扯开唇角无声的笑了笑,“我错了,以后不会了。”

他还是稳着点,别惹她生气的好。

可今晚他的反常在伯媛看来就跟疯子没什么两样,这会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伯媛转身就走了。

她还要去参加伯斯的生日会呢。

伯媛一走,卧室里,艾伦连忙换了一身与她相称的西服就急匆匆赶了过去。

清纯少女搞怪表情连拍图片

*

在艾伦那耽误了些时间,等伯媛赶去生日晚会的时候都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本就看不惯她,这会见她是最后一个来的,她那几个哥哥脸色臭烘烘的,立马就将她数落了一顿。

言语间尽是难听的话。

伯媛虽不是什么柔弱女子,却也不喜欢跟他们几个大老爷们争吵,就只是静静的待在一旁,任他们的话从左耳进,右耳出。

只是片刻,耳旁突然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伯媛正无聊的把玩着手上的戒指,身旁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那冰冷低沉的声音已在头顶上响起。

“几位殿下,你们这骂的该不会是我吧?”

血红的薄唇微微扯开,艾伦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几个老家伙。

身旁,伯媛眉梢一挑,她侧首看过去,就见艾伦动了动嘴唇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有些急事耽搁了不少时间,艾伦在这里跟殿下赔个不是。”

谁都没有想到,最后一个进来的不是伯媛,竟是艾伦。

而刚刚他们骂的可句句都是,“你现在了不起了,来参加一个生日会都要最后一个出场。”

“啧,架子可真大,让这么多长辈等你。”

……

这下不像是骂伯媛的,倒成了骂艾伦的话了。

尴尬。

有些直接就别开了脸,故作和身边的女伴说话。

伯斯脸上的笑容一僵,“艾伦伯爵,你这样说就太见外了,谁都知道你是亲王身边的大红人,有要事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不对啊大哥,你刚才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这时,许久都没有说话的伯媛忍不住插嘴了一句。

伯斯无语,私下里瞪了伯媛好几眼。

偏偏这女娃子佛系得很,压根就不搭理他这边的小动作。

眸中染上笑意,艾伦侧首看了伯媛一眼,语气宠溺道,“哦?那是怎么说的?”

伯媛冷漠脸,“他们说:什么本事都没有,不就是寄生虫一个,还敢压轴出场,喧宾夺主。”

她的话一出,伯斯倒吸了一口冷气,“伯媛,你不要在艾伦伯爵面前胡说八道。”

可是这会,艾伦的脸色还是冷下了几度,“既然几位殿下都不欢迎在下,那艾伦先告辞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不给伯斯面子,当然,这是因为伯媛被他们欺负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