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琴风,在这男子出现的时候,叶里的目光就一直都钉在这一位的身上,毕竟在场的众人,就算是古华皇朝和羽化神朝的神王联起手来,威胁也没有这一位那么大。

   武圣层次的强者,自然不会是叶里经常面对的这一代的强者,只是眼前的这一位和叶里之间,还是有一些没有办法忽略的联系。

   他和梦辰轩一样,都是羽化神朝最顶尖的天骄,在那一个时代的羽化神朝中间,除了高高在上的帝子,能够互相对抗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位了。

   因为关于叶星的一些变故,梦辰轩率先突破,可秦风依旧是同一辈的天骄中间唯一一个没有被梦辰轩甩开的存在,在一段时间之后同样迈进了武圣的门槛。

   按照琴风的习惯,梦辰轩率先突破了,那么他在突破之后的第一时间做的事情,就必定是挑战梦辰轩,毕竟他不认为自己比同一辈的任何一位逊色,就算是率先成为武圣的梦辰轩,他也不允许站在他的头顶上。

   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出手的机会,那时候的梦辰轩已经和羽化神朝撕破脸,依靠着伏羲龙碑的存在,梦辰轩绝对不是同层次的武圣能够对抗的。

   在那之后琴风就再一次闭关了,而在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在羽化神朝对一个诸子大教出手的战场上面,一曲易水寒,连续击杀三位武圣层次的存在。

   成为顶尖的强者,被整个羽化神朝看重,可琴风却更加的沉默,除了始终跟在他身边的武圣柳暮,他没有和任何一个人交流过。

   这一次能够接受任务,也不是因为那一位的威严,而是就算是叶里极力掩饰自己的身份,可同时出现两位相似的顶尖天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站在空中,琴风抱着那一架古琴,轻轻地说:“你就是梦辰轩的弟子吧,不得不说,那一个废物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连续两位弟子都是这样的天骄,只是他既然已经死了,你还是去陪伴他吧!”

   在整个说话的过程中间,琴风表现出来的都是绝对的淡然,或者说是一种漠视,因为叶里出手,可是在他的眼中,叶里依旧是能够随意打发的一个小辈。

   面对这种完全是无视的态度,叶里的眼中出现了一抹狠辣,他现在的心境,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因素存在,就算面对的是武圣,他还是敢亮剑。

   这个世界的孤独寂寞冷 她全都体会

   在下一瞬间,叶里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只是在他的消失的一瞬间,一股特殊的气机落在琴风的身上,似乎是有无数的长剑,在这一瞬间对准了琴风。

   剑道本身就是攻击力最顶尖的法则之一,而这一段时间的磨砺,叶里在剑道上面的造诣也有了巨大的进步,至少在这一个方面,他已经能够勉强称得上是一位剑圣了。

   “都说你有在天庭的那一位杀圣手中逃生的经历,之前本座并不相信,不过现在看来还真的有可能,只是本座并不是那一个老废物!”

   在说话的同时,他的手十分随意地一挥,手中的古琴直接悬浮在他的面前,而他的按在琴弦之上,一个十分低沉的声音随之传出。

   根本就没有弹奏一曲,仅仅是一个类似于起手式的声音,可是在这一个声音传出的一瞬间,周围的温度都被硬生生地压制了几分,而本来极速穿行的叶里,身体也在空中微微一顿。

   琴风的易水寒,就算是在武圣的圈子里面也是有着不小的名气的,之前第一次出手,结果就是三位武圣葬送在这一曲的力量中间,就算是某一些圣人王出手也不一定能够做到。

   这一条消息本来叶里还不是很相信,可是在这时候叶里才发现,眼前的这一位不仅是能够和梦辰轩对抗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说,甚至比当初的梦辰轩强一点。

   虽然按照梦辰轩在得到伏羲龙碑之后的成长速度,现在现在绝对是更加恐怖的,可眼前的这一位,可没有梦辰轩那样的运气,直接掌握了一件极道帝兵。

   在这种可以说是差距悬殊的条件下能够不被甩开,实际上依靠着这一点,琴风已经能够被称为最顶尖的天骄了。

   只是在看到这一位的时候,叶里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冰冷,曾经的梦辰轩也能够拥有这样的实力,甚至还要超过眼前的这一位,可就是因为羽化神朝,梦辰轩已经注定没有办法再展现属于自己的天赋。

   “你的实力还要超过天庭的那一个老东西,我现在应该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会送你去见我师傅!”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叶里身边浮现了两道十分特殊的黑色符文,虽然说和梦辰轩之间没有拜师礼,可对于叶里来说,那就是他的师父,地位一点都不比长陵子逊色的存在。

   而在看到这两道符文的时候,琴风的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异色,只是仅仅是持续了几个呼吸之后,就被叶里只能用狂妄形容的一句话给压回去了。

   “你的身上有几分梦辰轩那家伙的实力没看出来,不过这狂妄倒是学了个十成十,想要本座的命,先从本座的手中逃出去再说!”

   在这说话之间,他的手也动了起来,本来还有几分戏耍一下这一个小家伙的心思,现在全都没有了,唯一想要的就是让叶里为他的狂妄付出代价。

   之前仅仅是一个前奏,就能让叶里感觉到稍微的不适,那时候叶里对于琴风的实力就有了一个大概的估计,可是在这一曲真的开始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一位的手段。

   琴风手中的易水寒,并不是曾经在世俗王朝里面声名鹤起的古曲,而是属于琴风自己的道,倾注在琴曲中间,美妙是一个方面,而实力却是无法否认的。

   在这一曲开始的一瞬间,叶里似乎是被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没有一丁点的旁物,只有深入灵魂的冰冷,让叶里有一种自己只要多停留一瞬间就会冰冷夺取生机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这冰冷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力量来对抗,这是属于法则的力量,在这里能够动用的也只有法则的力量,只是叶里就算是天才,也不可能掌握和一位天才武圣正面对抗的法则力量。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噬天为帝》,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