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没他,这次就我一个人!”说到叶云肆,余西西就气呼呼的。还拍拍她的大行李箱,“看,我离家出走了,你要收留我。”

“啊……”叶安安呆了一瞬,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问:“大堂哥知道吗?”两人好像吵架了……

“不知道知道不知道,反正我离家出走了,管他知道不知道。”说着,可怜兮兮,“安安,你不愿意收留我吗?”

“啊,不是啊。”叶安安忙让大门大开,帮着将余西西将行李箱放进她的车里,又和余西西一块上车,才又说:“就是你这和大堂哥出什么事了?”

“他惹我生气了。”余西西又气呼呼。

叶安安乐了:“大堂哥还能惹你生气?平时不是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吗?”大堂哥不仅雷厉风行,还是一个特别稳重,也不大多说话的人。

反正做的比说得多。

她以前就没少听余西西抱怨,说从来没从她大堂哥这听到一句情话,最大的情话,就是当初他追她时,说:我想跟你结婚。

“这次他不顺着我了,我生气!”

余西西显小,这样是真的很是软萌。

“好好好,”叶安安乐的忙安抚,“你想别生气,我们先进去说。”

直到进了屋,坐在客厅沙发上,叶安安才又问:“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好好跟我说一下,到时候就算大堂哥打电话来,我也知道怎么说啊。”

唯美小静花朵中更显娇媚动人

余西西别扭了一会,才抱着一个白白的绒熊,说:“我说要孩子,他不肯,也不看看他自己多大了。”

叶安安汗……

这是担心她家大堂兄年纪太大,以后生不出来吗?

“这个……”叶安安很是尴尬,这个事,哪好意思跟人谈论。但人都离家出走到她这了,又不好不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开口,“你们已经好好说过了?”

余西西:“嗯,说过了,我跟他说过好几次了,说他都三十八了,虽然看起来还年轻英俊,但毕竟年纪摆在那,我可不想别人都当爷爷的年纪,他才当爸爸,我也不想那时候才当妈妈。”

叶安安更汗……

“那大堂哥为什么不同意,他说了吗?”叶安安仍硬着头皮问。

余西西立刻又气呼呼:“说了!说要孩子的事不急!也不想想他都三十八了,还不急!我都要急死了!”

叶安安又是好笑,又是觉得尴尬。

这时候,手机响了,叶安安低头一看,将手机拿起来,举给余西西看道:“嫂子,我大堂哥打来的。”

“哼!”余西西一扭,摆明了想叶安安接,但又不开口让叶安安接。

叶安安看她这别扭样子,跟个孩子一样,更觉好笑,但还是接通了,叶云肆稳重平静的声音传来——

“你嫂子是不是去你那了?”

叶安安见余西西偷瞄自己,就装作惊讶的样子,问电话另一边的人:“大堂哥你怎么知道的?”

见余西西松了口气,很明显想大堂哥知道她在这里,叶安安更是觉得好笑。这别扭闹的,怪可爱的。

叶云肆无奈:“除了你那,她也不知道去哪。”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