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刀圣仙和鞭圣仙听得这声音似有些熟悉,但一时又记不起是哪个人时……

只见一道人影身后生着蝙蝠般的双翼,直接飞掠到空中,不怀好意地看着面前的刀圣仙和鞭圣仙两人。

“你……你是那个灵月宗的卑贱杂种?”

刀圣仙一下子就认出了来人。

正是灵月宗的风不平,原本是风圣使,后来接任成为了灵月宗的宗主。

他本体是一个鬼物,一直在灵月宗里被人欺辱轻视,后来机缘巧合成了灵月宗的宗主。

今日攻城时,他的灵月宗表现的尤为积极,麾下弟子死伤大半,他依旧在晚上主动请缨明天要带头攻城。

刀圣仙当时只以为这家伙是不惜手下人的性命,想要攀上七杀圣地的高枝。

要知道,每次七杀圣地有号召,这样的势力从来都不少。

但圣主也切实交代他们了,要给这样的势力足够的尊重,还要给好处。

若是流血流汗,还不给好处,以后鬼还跟着你七杀圣地忙前忙后?

这也是七杀圣地对于麾下势力的驾驭之道。

樱桃小嘴美女条纹连衣裙目光轻柔居家养眼写真图片

所以刀圣仙当时假意保护他们的实力,“义正词严”地拒绝了风不平的请战。

但风不平赶紧又表忠道:“愿为大军殿后!”

面对这样一颗赤心向圣地的同道,刀圣仙也是在不好再拒绝了。

哪里知道,他居然就是这样殿的后!

风不平扇动翅膀,蓦地身体腾跃而起,一道光华骤然从他手中疾射而出。

光芒化为一面光幕,径直封锁了刀圣仙和鞭圣仙的去路!

“你这不要脸的墙头草!”

鞭圣仙一看退路被截断,登时暴怒起来。

风不平却是冷笑:“你以为我是因为你们失势,才对你们落井下石?”

“真是太天真了!”

风不平本就生的面容狰狞,此时此刻开口阴森,更是叫人如见到九幽恶鬼一般不寒而栗。

“秦枫乃是我的恩……”

他的话还没说完,却被一个人直接打断了。

“打……打,打住!”

程一直站在秦弑和秦枫身前的萧逸愣住了。

“秦枫是你恩师?”

“师父他什么时候又收了一个鸟人做徒弟?”

“我的天……他到底偷偷摸摸瞒着我收了多少个徒弟?!”

听到萧逸喊自己是“鸟人”,风不平也是因为知道他是友非敌,还是秦枫的弟子,竟是出人意料地好脾气说道。

“风某哪里有阁下这么好的福气,竟可以拜入到秦枫大人的门下为徒……”

风不平笑道:“秦枫阁下对我有再造大恩,非粉身碎骨不能报也!”

“我带灵月宗来这凌风城下,就是他的安排!”

风不平又说道:“纵使你们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与秦枫有血海深仇的灵月宗,一宗之主其实是秦枫大人的死忠吧!”

刀圣仙脸上的表情愕然。

没有想到,他确实是没有想到……

他之前还觉得奇怪,对方手里制造屏障,拦住他们去路的分明是一件天仙器。

而且品级还不算低。

一个小势力里怎么会有这样级别的天仙器……

果然……

“刀圣仙,我们现在怎么办?”

鞭圣仙此时也彻底乱了阵脚,举足无措地看向刀圣仙。

刀圣仙的眼睛里似是燃烧着烈火,他蓦地扭头看向秦枫的方向。

“拼死一搏,杀了秦枫,一切都还有转机……”

他咬住牙齿,恨恨道:“若我此番能够活着离开,定然要在圣主面前好好训斥斧圣仙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狗东西,我定要……”

刀圣仙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后,护身秘宝毫无征兆地骤然弹出。

可几乎就在同时,一截森然匕首骤然从他后心刺入,前胸刺出!

瞬间绞碎心脏!

刀圣仙难以置信地看着如此近距离穿透自己心脏的利刃,他微微回头,余光看那袭击者。

映入眼帘的却是鞭圣仙的那一张脸。

刚才还是举足无措的她,此时脸上的表情木然无比。

“贱……人!”

刀圣仙呕出一大口鲜血来,似是想要再说什么,

那利刃蓦地朝上一挑,直接割断了他的喉管。

他什么话也都再说不出来了!

看到鞭圣仙解决掉了实力最强的,也是唯一是她同伴的刀圣仙,这一下连秦弑都微微吃惊了。

“这小娘们也是枫儿布置的暗棋?”

“这也太能布局了吧……”

“难怪老夫现在下棋老是下不过这小子啊!”

可事实却是,秦弑确实这一次高看了秦枫半眼。

杀掉刀圣仙的鞭圣仙蓦地收刀,在半空中对着两名天刺盟的圣使拱手道。

“红拂乞求两位圣使高抬贵手,给一条生路!”

两人见到鞭圣仙红拂把最麻烦的刀圣仙都给杀了,也是震惊无比,彼此对看一眼,最终还是玄武使笑了笑说道。

“好,红拂姑娘,天刺盟可以保证你的安,不过……”

他阴恻恻地话音,让人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一般。

“仅仅杀一个刀圣仙是不够的!”

“你若真想活命,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将这里所有七杀圣地联军杀个干净!”

白虎使也冷声说道:“若你如此做了,天刺盟内,必有你一席之地,保管你的富贵远胜你在七杀圣地做什么劳什子的兵圣仙!”

玄武使竟是信手拈住一颗宝珠在手里一边把玩,一边添油加醋道:“若是我们将你杀死刀圣仙的留影宝珠寄给七杀圣主一份,想来他的表情,必会是无比地精彩!”

“听说这位圣主喜怒无常,杀伐气极重,尤好杀人,折磨人……”

“你说他是会罚你葬进万剑之冢,受万剑穿心痛苦而死呢……”

“而是在你身里孕一把剑,以你一身修为骨血养剑,生不如死呢?”

玄武使的话还没有说完,鞭圣仙已是一把抱住脑袋,如疯魔般甩着头发。

“不要再说了……”

“你不要再说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正不知那鞭圣仙最终会做出什么选择。

她却又有了出人意料之举。

她的语音怯懦却狠厉,但几乎是宣判了下方所有修士的死刑。

“我杀,我帮你们杀!”

.。文学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