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雷破天一声喝令动手,雷小兔立马就动了。

   她却并没有向前面的唐大和叶枫扑去而是身形滴溜溜一转,转到了站在雷破天一旁的雷九天身后,双手忽然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剑,噗嗤一声尽数没入了雷九天的腰际!

   雷九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扑通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不动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雷破天吃了一惊,他霍然回首看去,却见雷小兔一击成功杀死了雷九天之后,已经警惕的飘然退开,站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外冷眼看着他,脸上居然还带着那样天真烂漫的笑容,似乎刚才那血腥的一幕完全跟她没有关系。

   雷破天愣了一下,转头环视一圈,却发现四周那些雷小兔手下的身着黑衣的雷家外系好手们,手中的武器此刻指着的并不是唐大和叶枫他们,而是自己。

   他一下子明白了。

   他抬起眼瞪着雷小兔,声音中满是惊疑不定:“你?你居然背叛我,背叛雷家?”

   雷小兔收起了笑容,正色道:“我只是背叛你,可没有背叛雷家,你当真以为你就代表了整个雷家?你还真是自大。”

   雷破天怒道:“你……可是这是为什么?你竟然会投靠蜀中唐门?”

   雷小兔哼了一声,说道:“首先,我没有投靠蜀中唐门,我们只不过是合作而已。唐大公子答应全力相助我来统领雷家上下,许我以江南之地,只有推翻了你,雷家上下的好日子才会真的到来。是吧,唐大公子?”

   唐大依旧好整以暇的坐着,带着微笑说道:“一点也不错,正是如此。”

   雷小兔接着说道:“其次,我们为什么要反对你,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这些年来在你统领的大雷门里,只信任重用你们雷家直系的人,而我们这些雷家外系旁支的就处处受到打压排挤,干尽了脏活累活,送死炮灰就我们去,还要处处遭受你们的白眼和欺凌,我们早就已经受够了!”

   文艺范美女白色连衣裙雪白肌肤优雅气质写真图片

   “现在你们这些雷家直系大爷们死伤殆尽了,你又回过头来打我们的主意。你以为,凭着你那假惺惺的面孔,凭着一个剑圣那糟老头子,你用雷家的名义振臂一呼,我们又会不计前嫌重新聚集在你身边做牛做马,任凭你驱使?你这是在白日做梦!”

   她说得很激动,随着她的话语,四周那些严阵以待的雷家外系子弟们的情绪也逐渐激动起来,他们的眼神全都发生了变化。

   雷破天看着他们的变化,心里叹息了一声,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可怕的女人,不但有着蛇蝎心肠,还有着一副巧舌利嘴,她的一番说辞已经成功的鼓动起了这些外系子弟们对自己的敌意。

   他望着雷小兔叹息道:“你以为除去我,你就真的可以统领雷家上下了吗?”

   雷小兔冷笑了一声,指了指地上雷九天的尸体说道:“你说的是这个脓包手下的那些个你们雷家直系仅剩的所谓精英吧?不好意思,昨晚趁着大雪之际,我的这些兄弟们已经让他们全都提前上路了,这会儿只怕正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们呢

   。手下被干掉,可怜这脓包到死都还没有察觉。”

   雷破天望着雷九天的尸体也摇了摇头,看起来自己真的是用错了人了,自己这个堂弟的确办事能力差了一些。

   想不到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原本稳操胜券的局面,现在变成了只剩下自己一个孤家寡人了。

   他盯着雷小兔,眼里闪动着杀机:“刚才那一下偷袭,你为什么选择他,而不是我?照理我才该是你最大的敌人啊!”

   雷小兔呵呵笑了,笑得花枝乱颤的:“三叔说笑了,你的武功这么高强,侄女可不敢冒险捋虎须,万一一击不中岂非大大的不妙?倒不如先下手除掉你的这个爪牙,剩下你自己就算你有通天的本领,也难对付我们这么多人吧?”

   这鬼丫头的算盘倒是打得很精,雷破天忍不住在心里咒骂着,自己当初怎么就会相信她会为了雷家而乖乖的听命?

   在这个鬼丫头心里,除了她自己,只怕没有什么不能出卖的。

   雷破天沉下了脸,寒声问道:“你真的以为我就只剩下孤家寡人了?”

   雷小兔又笑了:“你指的是外面马车里的剑圣那老头子吧?如果我们没有特别的安排,怎么对得起他这么大的名头呢?”

   特别的安排?雷破天的心里陡然一紧。

   他忽然想起了刚才唐大曾说过泰山姜慕白并不在这里,他敢于在这样紧张的时刻把身边唯一的高手姜慕白调走,自然是因为他和雷小兔早就有了勾结,早已胸有成竹。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需要派姜慕白去对付一个更为重要的敌人,没有别人能够胜任,必须要姜慕白不可。

   这个敌人自然就是剑圣!

   可是凭着姜慕白手中的掩日神剑,究竟能否敌得过剑圣?现在只怕谁的心里也没有把握。

   雷破天看了看四周,雷小兔依旧笑吟吟的望着他,唐大和叶枫依旧坐在桌旁好整以暇,在他们眼里雷破天败局已定,他们不着急。

   着急的是雷破天,可是现在的情况,急也没用,一切只能等着门外剑圣和姜慕白一战的结果了。

   这大概是雷破天最后的一点希望了。

   其实自从刚才雷九天发出那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之时,剑圣就已经动了。

   他既没有睡着,也没有闲着,而是全神贯注的在注意着客栈里的情形,所以当雷九天的惨叫声一响起,他立即就闪身出了马车。

   可是刚一出马车,他的身形就停住了。

   因为在客栈的大门口,站着一个老头,正望着他。

   这个老头裹着厚厚的棉袄,头上罩着大棉帽,兜着的双手夹着一个长方形的布包,抖抖索索的站在那里,看起来很是怕冷。

   这么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头子,剑圣却站住了,双眼眯缝着直盯着他,半晌才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泰山姜慕白?”

   老头没有反应,就好像没有听见他的话,依旧很随便的站在那里。

   剑圣的目光又盯在了他怀里

   抱着的八个长条形的布包上,他能够感觉到从那里面透出来丝丝剑意:“掩日神剑?”

   那老头忽然咧嘴笑了笑,这一瞬间,他似乎不再怕冷了,也不再抖抖索索了,站直了身体,一股炙热如火的剑意瞬间从那布包之中散发出来,等于便是回答了剑圣的问题。

   剑圣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贪婪之色,由衷的赞叹道:“好剑,好剑!果然不愧是当年欧冶子大师打造的神品,传说中越王八剑之首,掩日神剑!”

   连剑圣也如此的夸赞,姜慕白止不住不无得意的笑了笑。

   剑圣接着说道:“据晋人《拾遗记》中记载,越王勾践当年以白牛白马祭祀昆吾之神,从昆吾山取得奇金,求得当世大师欧冶子铸成八剑,皆为神品,各有奇妙。”

   他望着姜慕白手中的布包:“一曰掩日,其炙如火,以之指日,则日光为之黯然。盖因其奇金属阴,阴盛则阳灭者也。这本是传说,想不到今日老夫竟能有缘亲眼得见。”

   姜慕白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已经面有得色。

   剑圣叹息了一声又说道:“只可惜,这用剑之人稍稍弱了一些,委实有些暴殄天物,实在应该换个更强的主人。”

   姜慕白听了这话脸上有了怒容。

   剑圣没理他,继续说下去:“这掩日神剑虽然在越王八剑之中名列榜首,却也并非就是最厉害的,天下无敌了。”

   他曼声长吟道:“越王八剑,二曰断水,其性酷寒,以之划水,水流开而不合,可断河川。俗话说水火不容,这断水神剑,便恰恰是这掩日神剑的克星。”

   姜慕白望着剑圣眼里有些疑惑,不明白他在这时候提到这个断水神剑是什么意思。

   剑圣笑了笑,一反手从腰间也取出了一个用丝绸裹着的长条形的包,一抖手,包在外面的丝绸飘落,露出了一把古朴的长剑来。

   剑圣笑道:“很不巧,多年之前机缘巧合,老夫无意间得到了这把剑,很凑巧的这一次前来又恰好随身带上了。这一把剑便正是你手中那掩日神剑的克星,越王八剑之中的断水神剑!”

   姜慕白的脸色变了。

   他盯着剑圣手中的那柄古剑,感受到从剑身上透出一股子强烈的寒意,尤甚于这四周凛冽的寒风。

   他知道剑圣说的是真的,这一把便是传说之中的断水神剑!

   掩日与断水,同为当年欧冶子大师打造的神剑,同是越王八剑之一,如今这一对水火不容的老冤家又再度聚首,生死相搏,这岂非便是冥冥中的轮回?

   剑圣往前走了两步,面对着姜慕白,单手举起了手中的古剑,一股逼人的剑气带着寒意从他身上升腾了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姜慕白也定了定心神,握紧了手里的布包,布包之中的掩日神剑似乎也感应到了这宿命的对手的存在,透出了一股无比炙热的剑气。

   两人对峙着,一寒一热两股剑气在激荡碰撞着,似乎预示着这惊天动地的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