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道格拉斯冲苏昊勾手指,是挑衅,亦是挑战。

原本被亨特安排在明天上午的终极对决,似乎要提前上演。

苏昊凝视道格拉斯,眸光渐冷。

站在苏昊身旁的金发青年,神情变得凝重,他的确希望苏昊能赢,可道格拉斯的战力着实恐怖。

这哥们儿心里没底。

“如果9527愿意打,咱们c区这个月的终极之战,可以提前上演。”翘着二郎腿的亨特发话了。

人们聚焦苏昊,看苏昊怎么办。

“打!”

苏昊只说了一个字,语调低沉而有力。

犯人们忽略横尸在地的伊万诺夫,兴奋呐喊。

苏昊从容登上擂台,直面战意汹涌的道格拉斯,漫不经心抬手,冲着道格拉斯勾了勾手指。

道格拉斯眸光一凝,杀机毕露,进入极地黑狱前,他所遭遇的对手,没有一人敢这么挑衅他。

小脸大眼睛嘟嘟嘴呆萌妹子公园写真

“我会用我的脚,把你身的骨头,一寸一寸踩碎。”

道格拉斯边说边缓缓逼近苏昊。

在旁观者看来,被动等待道格拉斯出招的苏昊,正被道格拉斯封堵在擂台一角,逐渐失去腾挪闪避的空间。

这就导致,还未开打,不少人已不看好苏昊。

失去腾挪空间,意味着得硬抗硬挡对手的攻击,极其被动,若想摆脱这种困局,实力得远超对手。

擂台下的犯人乃至警卫,都屏气凝神,等待道格拉斯雷霆一击。

道格拉斯把与苏昊的距离,拉近到他的攻击范围,迅速起腿,连踢十一下,苏昊也快速格挡十一下。

擂台下的犯人目不转睛,忘了呐喊,忘了喝彩,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瞬间。

道格拉斯皱眉,在这之前,没有人能挡住他的凶悍连踢,硬扛的人,无一例外骨断筋折,丧失战斗力。

貌似不是十分健壮的苏昊,身子骨之结实,超乎道格拉斯的想象。

苏昊在道格拉斯攻击停滞的瞬间,开始反击,拳脚并用,如疾风骤雨,道格拉斯咬牙防守。

两人拳脚剧烈碰撞着,爆发出令旁观者心颤的撞击声。

金发青年见苏昊不落下风,兴奋握拳。

“啊!”

道格拉斯嘶吼,硬挨苏昊一拳,同时一脚踹在苏昊胸口。

苏昊踉踉跄跄疾退,似乎要一屁股跌坐在擂台上。

道格拉斯飞身而起,凌空旋转一千零八十度。

旋风腿。

道格拉斯的必杀技。

目前为止,没人能扛住。

重心不稳的苏昊,难以躲闪,咬牙切齿抬起双臂,护住头脸。

蓬!

道格拉斯沉重若战斧的铁退,砸在苏昊护住头脸的两条小臂上。

貌似仓促硬扛道格拉斯必杀技的苏昊,直接横飞出去,掠过擂台围栏,四仰八叉摔在地上,狼狈不堪。

跌下擂台,即为输。

道格拉斯霸气落在擂台上,仿佛一尊不可战神的神魔,藐视着摔在擂台下的苏昊,可很快他表情就变得很难看。

看起来很狼狈的苏昊,竟然慢慢爬起来,还有闲心拍掉身上的尘土,整理囚服,看上去并无大碍。

这……这怎么可能?

道格拉斯脸色铁青,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在以往,甭管多么强大的对手,被他的旋风腿砸中,都难活命。

“我输了……”

苏昊当众认输,心想,这么输,应该没人怀疑他放水。

不过,观看这场比试的犯人们,却对苏昊肃然起敬,硬扛大魔王道格拉斯的必杀技,还安然无恙,这不是输,是赢。

“啊……”

道格拉斯觉得苏昊这么认输,是在羞辱他,嘲笑他,他愤怒嘶吼,就要下擂台弄死苏昊。

“够了!”

亨特面沉似水喝斥道格拉斯。

倒不是亨特有意护着苏昊。

一方跌落擂台,胜负即分,比拼停止,这是极地黑狱的规矩。

道格拉斯要当着亨特的面,打破规矩,不只是无视规矩,还无视了亨特的权威。

站在亨特身后的四名重装警卫,同时举枪,瞄准道格拉斯,等于告诉道格拉斯,若敢轻举妄动,就会被无情击毙。

无比愤懑的道格拉斯气得浑身哆嗦,赢了,却赢得极其憋屈。

达到目的的苏昊,懒得多瞧道格拉斯,转身走向c6监区,留给众人一个冷傲背影,差点气死道格拉斯。

“9527,我必杀你!”

道格拉斯的吼声在c区中央大厅回荡。

………………………

在极地黑狱。

人们感觉不到日月交替。

大多数犯人也不在意今天是哪天,只要活着就行。

类似苏昊这种时不时掰着指头算日子的人,恐怕很少很少。

光阴似箭。

苏昊熬了快五个月。

前几次,苏昊运气好,没能被带走。

今天,又一次抽签。

每个小监区,谁抽中最长签,谁就被带走,永远消失,犯人们把每个月一次的抽签,视为过鬼门关。

唯独苏昊每次满怀期待,期待被带走。

c6监区,九名犯人,聚在走廊里。

一名警卫手里攥着九根签,露出来的签头,一般齐,根本看不出来哪根长、哪根短,这名警卫让犯人随便选择。

决定生死的时刻,有些犯人抽签的手,都在哆嗦。

抽签完毕。

另一名警卫用手中的尺子,测量每一位犯人手中的竹签有多长,最后确定,苏昊手中的竹签,最长。

其他犯人如释重负。

苏昊同样如释重负,微微一笑。

警卫、犯人以为苏昊故作轻松,都没多想。

苏昊被两名警卫带走。

c4到c11,八个小监区,各有一人被带到c区中央大厅,令苏昊意外的是,道格拉斯赫然在列。

道格拉斯看到苏昊,目露凶光,狞笑。

除了苏昊,其他倒霉蛋也因道格拉斯的出现而诧异。

归根结底,这与苏昊有关,道格拉斯没能击杀苏昊,心情极差,性格变得更暴躁,经常在餐厅随意殴打犯人。

还同苏昊在餐厅发生过几次冲突,却都没占到便宜,他认为是警卫碍手碍脚,在上次与苏昊冲突时,打伤一名警卫。

这之前,他还申请漂亮女犯人的服务,结果把女犯人虐死在床上。

极地黑狱的女犯人,尤其漂亮女犯人,是稀缺资源,她们每个月献身一次,就能免于抽签。

警卫也好,犯人也罢,在与她们滚床单时,都不能进行虐待,更不能虐杀。

道格拉斯连续惹祸,激怒亨特。

亨特也觉得这种桀骜不驯的莽夫,继续留着没什么用,索性让道格拉斯去死,以儆效尤。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