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现在问题变得困难起来。

孟离心里真是有点不甘心啊。

真的就这样了吗?

这段时间好辛苦的呀。

她的身形晃了晃,用着最后一分力气站着,却不料对面男人脸上居然浮现出中毒的迹象。

而且以极快的速度倒地身亡。

临死前他的震惊,不解,都还挂在脸上。

他才是真的应了那句话,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本来每一步都算计的好好的,应该不会有失败的可能性。

到底变数出现在哪里?

孟离也诧异极了。

甚至大脑都有一瞬间空白。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本来已经有点绝望了,开始接受失败的命运了,谁能体会到敌人突然暴毙的滋味。

这种出人意料的局面。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他的尸体,这个中毒迹象就是被‘蝴蝶’催化过的老鼠咬人之后的样子。

她沉默地看着宗志。

宗志大大松了一口气,说道:

“死了。”

“我们胜利了。”

孟离久久的沉默。

因为到了现在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应该再也没有危险。

而且她是真的不知道对方怎么死的,宗志到底又做了什么。

死的太突然了,她差点都回不过神来。

宗志身体实在是无力的厉害,索性直接坐在了地上。

孟离撑着最后一口气朝着一边走去,在离宗志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坐了下来。

宗志声音不大,说话没什么力气,他问孟离:

“你在想什么?”

孟离缓了一口气,淡淡地说:

“我想在他是怎么死的。”

最主要的是宗志到底藏着什么大杀器?

瞬间就把对方毙命了,这里可没老鼠和‘蝴蝶’,她不至于会认为突然冲出来一个老鼠咬对方一口。

所以对于淘汰这最后一个人她心里并没有多开心。

反而有些沉甸甸的。

宗志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你就要相信,不要再提出质疑或者再怀疑我好吗?”

孟离点头。

宗志说道:

“那一次,小暖死后,我们带着营养剂冲出包围圈,最后不是杀了挺多老鼠吗?”

“那些老鼠经过‘蝴蝶液体’的催化,就是最毒的时候。”

“我趁机用一把匕首取了一点他们的唾液,因为我发现他们的唾液才是剧毒。”

“而这把匕首,就是刚才扔出去扎中他的脸的那把。”

“其实我心里也很意外,我想的就是试试看,因为这是身上所有的底牌,不管有没有用都要试一试。”

“再不试就没机会了。”

“只能说这种毒性太强了,之前在补给箱旁边被咬的人当场就死了,而这次他也死得很快。”

“其实我一直以为这个毒素因为唾沫干了,时间久了,毒性就会减弱,但结果真叫人意外。”

宗志说了挺多,孟离一直静静听着。

她看着宗志用尽力气起来,去把带有毒素的那把匕首拿回来,在孟离面前晃了晃。

孟离瞳孔缩了缩,心里是戒备的,不过现在浑身无力,而宗志拿着一把可以让她瞬间毙命的匕首。

只要伤了她,就能让她立马毙命。

随即一想,罢了,就是再担心也没有用,宗志要出手,她现在也拦不住不是?

心里想明白了,看宗志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无所谓。

宗志无力地笑了一下,对孟离说:

“你看,上面还有白色晶体,小得像沙子一样凝固在上面,这应该就是老鼠的唾液凝固而成的。”

“导致他死亡的关键就是这些晶体,这些可以说非常毒。”

孟离看了一眼,确实还有些,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宗志深深地看了一眼孟离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趁人之危。”

说罢,宗志十分潇洒且随意的把匕首扔一边了。

孟离默默无言,她是真没料到宗志身上还有这种东西。

当然,如果没有宗志这把匕首,现在的她可能就在系统空间了。

宗志越发感觉无力,到了最后连挪动的能力都没有。

就更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索性闭上眼睛睡一觉,孟离见此也睡了。

大概是太累太累了,加上中毒的原因,他们这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说十二点开始测试生命值,还有几个小时。

孟离活动了下,力气已经恢复了。

看来在有限的条件内,那人能制作出来的毒药也就这样了。

她站起身来,看着宗志还在睡。

并且都没有醒来的意思,之前宗志没有趁机对她下手,现在她也不会无耻到趁机对宗志下手。

她静静地等着,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宗志才幽幽醒来。

看到孟离安静地坐在那里,与月色为一体,他开口问道:

“你醒了多久了?”

孟离说道:

“半个小时了吧。”

宗志笑了一下:

“我刚才睡着了对你来说可是上好的机会啊。”

孟离没说话。

不愿多说。

“现在怎么办,我们要分出胜负来吗?”

宗志语气平淡,就像是在询问今天吃饭了没一样。

而后又说道:

“别担心,我手上已经没有别的底牌了,那把带着剧毒的匕首我不会再捡起来用。”

“这样对你不公平。”

孟离站起身来,淡定地说道:

“你想用我也没意见,那是你靠自己得到的,也算你的底牌,不会觉得不公平。”

宗志摇摇头,坚持说自己不会用。

孟离现在不太在意这个问题,说道:

“打吧。”

本来是宗志提出这件事的,可当孟离一脸认真地说要打,他反倒是沉默了。

盯着孟离半天。

而后非常认真地说道:

“我不想打。”

算计过来算计过去,觉得累。

凭良心说,能坚持到最后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如果没有王眉,他现在没法站在这里。

现在的结果是他们共同努力而成。

跟王眉度过的时间比阿威和小暖的时间都长。

跟她在一起经历的也是最多的。

他也不能说自己有情,说自己跟王眉建立了什么深厚的友情,因为友情主动放弃整个蛋糕,那是开玩笑的。

只能说,他觉得王眉是那个刚刚好能够做他伙伴的人。

这种人,他实在没必要因为眼前的这点利益断绝他们以后能来往的可能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