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所有人都被惊的反不过默来。

谷司流被队长的动作刺的一激灵,眼睛都瞪圆了:“他他他他他说什么?!!”

大家此时已经忘了其他比拼的战斗,都愣愣的看向第二赛场。

画面还停留在最终宣布的结果。

然而因为觉得这次对战毫无悬念,少有人还想着去看。

等终于回过神来,现场顿时轰的一下就炸了。

“什么什么什么??!!!”

“我靠,到底发生了什么?古南樘居然输了!!!”

“这不可能!”

然而观众们再难以置信也没用,赛场结果很少会出现判断错误的情况。

更何况南城军校的队员们什么都没说。

穿着大红呢子衣的淘宝模特

大还丹反应极快的道:“让我们来看一下第二赛场的慢动作回放!”

这场对战结束的速度也让人惊讶。

前前后后还不到五分钟!

“嗯哼?”

姬蔓珞扫了眼自家的队友们,欣赏着他们各自变幻的脸色,笑着道:“厉害的人又增加了。”

这届机甲大赛来了那么多惊喜不够,居然又放出来一个炸弹。

喻麒虽然躺在治疗舱里,但也能听到外界的动静。

在大还丹宣布结果的时候他就坐了起来,眼神凌厉的看向场中。

而伊迦尔愣然过后表情也变了几变。

古南樘就已经是他们无法跨越的坎。

可是如今这个坎后面又竖起了一面屏障。

突来的震惊,将众人都砸的晕头转向。

“他怎么可能……”

童子昊一时间都没能找好表情,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这个感觉就像是风久当初跳出来一样。

然而他们一开始接触的是封久剑。

一个游戏玩家如何厉害都好,没有关系。

只有知道他不比军校生们大时被惊的傻到。

可眼下。

苗中谣虽与他们接触不多,但也是自小拔尖的那一批学生。

大家都是互相念着名字长大的。

但就是这么一位生活在他们身边的人,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达到了这样的高度!

“他六级了吗?”甄九绸迟疑的道。

古南樘已经是五级机甲师中的顶峰。

要轻松胜过他,会被怀疑六级也不奇怪。

“风久不是还五级。”童子昊道:“苗队长打得过他吗?”

少年们不好回答。

这一下刺激太大,他们都不敢说苗中谣是不是还能挑战风久,或打算挑战他。

哪怕苗队长已经是四年级,但若是他能胜得过风久,那距离帝星的位置也不远了。

其他战队休息室内的情况同样混乱。

尤其是圣维尔众,简直要疯了。

他们队长居然赢了古南樘?

赢了古南樘?!

南城太子爷古南樘!!!

少年们都有点消化不了这个信息。

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的队长难不成是假的吗?!

简直跟做梦一样。

无比虚幻。

……

“天呐,我们刚刚看到了什么?”郝相思道:“那还是我们知道的苗队长么?”

夏卷卷盯着赛场看了好一会,才轻吁了一口气,笑道:“可是被他瞒了好久。”

……

“喂喂喂喂喂,来真的啊??!”

魏连筱差点就冲出休息室,跑到苗队长身边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魏队长忍不住揉了揉额头,觉得脑袋都要炸了,没好气的道:“假一个我看看!”

但话虽这么说,他们心里的震撼却一点都不少。

甚至到现在都无法完全接受。

他们可是跟着苗中谣一起做过那么多任务,圣维尔的表现中规中矩,可没有什么……不对!

魏队长突然想到什么,凝眉道:“卡逻星!”

在古战场遗迹。

埋伏了刺客后,他们有一场模拟赛事的对战。

当时圣维尔就越众而出拿到了首名,还是风队长评的分!

……

毛辰惊的手里的杯子都掉了:“那大佬是早知道吗??!”

“几率很大。”元霄翊道:“苗队长那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异常的能力,只是大家都以为是巧合。”

甚至可能对方没有特意表现,但还是被风队长看了出来,所以才会有那么高的分数。

可惜他们所有战队都只在分数出来的时候诧异了下,出于对大佬的信任,都没有多做思考。

……

“哇,这下要炸了。”

源一众随后转换成了看好戏的姿态。

万古多一名有潜力的军校生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但落到某些人眼里就不一定了。

竹队长坐在角落里,神情是不常见的平静。

队友转头看到他这个样子,惊道:“队长还好吗?”

竹清水恢复到习惯的模样,笑容清雅:“只是有些意外。”

“谁说不是呢。”

……

童临原本正在和风久讨论其他场的比赛,乍然听到比试结果的时候也愣住了。

【苗队长???】

他下意识的想看风久。

然而他们只有神念能够联系,眼睛是看不到的。

童临冷静了一下,听着大还丹和米芮将已结束的比赛扒回来解说。

没注意的时候还好。

此时再看,苗队长的现场表现何止是稳。

古南樘本来驾驶的就是脆皮机甲流火,面对其他对手的时候根本无人能近他的身。

然而苗队长的速度更快!

他直接选择了另一个极端、速度极致的机甲掠夺者。

不需要多么激烈的战斗。

他只需要找到那微小的破绽就能做到一击必杀!

看得出古南樘想避开。

但即便这种情况下,苗中谣也将作战路数安排的密不透风,完全不给他反杀的机会。

高手过招,往往就是一瞬间的事。

【好强!】

童临眼神微变。

不仅仅是因为苗队长赢了古南樘,还有他整场的表现,丝毫不乱。

就好像所有的结果都已经在他的计划中一样。

哪怕与古南樘对战,也没有逼迫到极限。

【很强。】风久道。

童临又是一震。

能被他家弟弟称赞的绝不可能有差。

【早看出来了吗?】

【嗯。】风久应道。

童临更惊了:【可他都没跟其他人比过呀??】

神念可以更清晰的探查出机甲师的身体素质,但不打的话,有些东西依旧不会表露出来。

苗队长能如此干脆的击败古南樘,那无论各方面的能力都势必达到了顶尖。

风久的视线落到场中。

全场的人都因为这场意外的比赛结果而震惊。

但造成此番结果的人却没有任何反应,连表情都是如往常一样的平淡。

像是周遭的所有喧嚣都跟他无关。

观众席上的苗家人得到了同伴的侧目。

大家都惊叹于苗中谣的实力。

古南樘能有那么强的实力是因为有古家为后盾。

但苗队长居然能胜过他!

众人倒抽了口凉气,他们都忆起了曾经那个苗家辉煌的时代。

“谁说苗家落没了,有这个苗家子在,他们在六爻算是稳了。”

“他们居然还能培养出这么厉害的后辈!”

“想必是仍存着什么底子,当扶摇苗家是白叫的吗……”

苗夫人娴静的坐在看台上,周围都是带着各类心思、或真心或假意的恭维。

她一一点头示意,表现的十分得当。

“贤侄真让人惊喜,瞧这厉害的,平时还嫌他不上进,那我们可要没地儿哭了。”

苗夫人笑起来与苗队长有六七层相像,回道:“年轻人可不好骄傲浮躁。”

“阿谣已经很稳重了。”盛夫人道:“不像我家那小子一心往别处扎,说什么都不肯入正职……”

“都是好孩子。”苗夫人拍拍她的手。

盛夫人看着她,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嘴还是咽了回去。

苗夫人虽然神情自然,但能看出来她是开心的。

场内。

喻麒挣扎着从治疗舱里出来,抬步就往休息室外走。

姬蔓珞伸手将人拦住。

喻麒还不乐意,但被强制的堵住了去路。

姬蔓珞道:“现在连我都打不过,还要去挑战苗中谣?”

喻麒拧着眉:“别管!”

“哦。”姬蔓珞真就挪开了位置。

甄九绸忍不住道:“圣维尔没有抢下擂主,去了也无法发起挑战。”

苗中谣的确赢了古南樘,但南城的其他选手却不是圣维尔能打过的。

喻麒不理会,伸手便抽了一把武器于手中,跨出休息室,吼道:“苗中谣!”

与此同时长枪在半空定格,遥遥指向对方。

军校生们距离最近,都听到了喻麒的声音,惊诧的看过去。

“喻麒要干嘛?!”

“他想挑战苗队长??疯了吗!”

“这可是在赛中,场下对战可不合规矩。”

“喻麒也太莽了吧,要挑战也可以等等啊,总能有机会的。”

“等不了。”乌骨道:“见到可以一战的对手时,那种心情很难抑制。”

何况是喻麒那样凭心情行事的人。

苗中谣闻言转过身去,正对着皇家军事的方向。

他听到了周围那些诧异的、不可思议的、震惊的、乃至兴奋的声音。

因为喻麒,也因为他。

但最后这些都被记忆里的声线覆盖。

是在他初闻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被刻在了生命中的东西。

他们等了太久太久,久到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深渊。

若要苗家在六爻落稳,重现曾经的盛状,他就要赢。

一直赢下去。

苗中谣蓦地解开衣袖上的绸带,遮住眼睛在脑后扎紧。

军校生们迟疑的看着他的行为。

喻麒却像是接收到了某种信号,如同捕捉猎物的狩猎者,迅猛的冲了过去。

“啊!”

场内外一片惊呼。

然而仓皇出口的惊叹还没落地,就骤然消失,归于宁静。

众人眼前,喻麒还维持着手握长枪的姿势,但他脖颈处却已经搭上了一只手。

喻麒瞳孔骤缩,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

可哪怕他集中了全部精力,也没能看清对方的动作。

“六级!”喻麒沉声道。

苗中谣没有回应,只是松开了手。

随着他的动作,现场就像是被解开了禁锢,顿时爆发出浪潮般的呼喊。

“苗中谣!苗中谣!”

此时无论是哪方的观众,他们都为场内惊艳的少年喝彩。

童临同样有了定论:【他六级了。】

这是六级机甲师才有的速度。

但他的强大不仅仅如此。

风久道:【他看不见。】

如同一道惊雷当空落下,童临意识到什么,瞬间失声。

苗队长似有所感,摘下绸带,转向风久的方位。

那双浓墨一样的眸子暗沉无光,映不出任何色彩。

他轻声道:“我还是打不过。”

虽是笑着的,却又像是带着某种悲伤。

少年收回视线,在满场的欢呼声中走回圣维尔的休息室。

已经有一个身影在那等着。

“对不起。”苗中谣走到他身边,弯着嘴角,低声道:“我要去六爻了。”

盛酒游猛地抬手架住他的肩膀,用的力气略大。

圣维尔众本来要出来迎接他们队长,但看到盛队长在,又自觉的退了回去。

“他们是在害。”

盛酒游难得声音沉凝,仿若压着什么东西

他沉默半晌:“想好了吗?”

“是的。”苗中谣认真道:“我想好了。”

指尖微颤,盛酒游放下了手。

圣维尔众凑在一起激动的蹦,已经被意外的惊喜砸的晕乎乎。

“我怎么瞧着队长跟盛神的气氛不太对?”

“可能盛队长也被吓傻了,说几句就好了,他们都多少年的交情了还用得着操心。”

“哎呦我去,刚才队长那一下简直太帅了!看到没有,喻麒都懵了。”

“我也吓一跳,队长居然蒙着眼睛都能秒杀喻麒,天呐天呐要疯了要疯了!”

“队长是……六级了吧?”

“那还用怀疑吗,必须的啊!”

“哈,六级的话岂不是说对大佬……诶队长回来了!”

苗中谣一进门,少年们立刻围了过去,兴奋的手舞足蹈。

“队长队长,我知道肯定六级了,是不是还要挑战下风队长!”

苗中谣耐心的听他们说,末了道:“不了。”

隔壁。

盛酒游回了自家休息室。

队友们本想跟他打听打听消息,但瞧见他表情,又迟疑的顿住了,悄咪咪的互相使眼色。

谷司流胆子大,头铁的凑过去,小声的唤道:“队长?”

盛酒游闭上眼睛,不知道是在对着谁说:“这里是我们最后可以任性的地方。”

出了军校,就是另一片天地。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