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这火圈被我设置了禁止,能够让你暂时困住,不要想着直接离开,火牢能够让你困住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你可以自行离开,我还有事情,先走了。”沈东终究没有动手,或许是不忍心,直接的选择转身离开,但是他的举动,却让木凝儿觉得自己被沈东看轻了,一时之间,眼神之中满是怒火。

但沈东却是没有一点的理会。

就这样,沈东直接选择离开。

“主人,那家伙已经走了,我们还是等等吧。”看着沈东已经消失,木凝儿最终也是停了下来,气呼呼的坐在那里,眼神之中充满了怒火。

但是这一切却又无可奈何。

毕竟沈东已经走远,而她却还困在这里。

作为一个公主级别的存在,一直以来,受人敬仰,哪怕是自己年轻,但是依旧没有人看清她,因为他的资质太强大了。

首先是实力,已经堪比仙帝级别了,而这才是幼年期,一旦彻底的成年,那就能够彻底的蜕变成一方强者,实力成倍的提升,但是在沈东眼里,却犹如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一时之间,竟然让他有些无法的接受,但也正是如此,她却更加的无可奈何。

第一次体验到了那种被人轻视的感觉,在这个城市里,这里,竟然被人轻视。

一时之间,那种失落感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而此时的沈东显然对那公主没有一丝的理会,而是只身一人,朝着核心区域走去。

他明白了这里既然是木灵珠停留的地方,那就应该有木灵珠的关系。

漂亮女孩自在玩旋转木马

毕竟木灵珠他感应到了,就说明木灵珠这种东西并没有消失,或许只是藏了起来,而具体在什么地方,就需要他自己寻找了。

而沈东找了很久,却依旧没有发现,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渐渐的传出,这声音很平淡,但是给沈东却是有着一种定位的系统。

仔细观察,却发现犹如破开的通风口一样,只是这破开的地方,却是地面,地面散发出来的风,吹出来,让沈东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能量气息,不用猜,沈东就知道这些能量的来源。

而且如此纯净,让沈东想要吸收炼化,但是他却没有马上行动,而是选择继续前进。

前面一片风声传来,那种纯净的力量,让沈东有些更加的担忧起来。

毕竟按照这上面的情况来说,这里应该跟那些怨念有着很多的关系,或许这里就是排放怨念之气的地方。

而沈东越是前进,区域也就越是庞大。

而沈东能够感受到这片区域的浩瀚,而按道理来说,能够将周围顷刻间包裹的怨念,只能说是强大无比,也就是同样来自于世界树的木材制造出来的房子,有着坚固的地基,才能够躲避一下,但饶是如此,一次次怨念,也犹如风沙掠过一样,到时候不知道留下来的,是房子,还是房子架。

但这些对沈东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此时的沈东睁开双眼,看着前年。

按照他打听来的消息,木灵珠的核心区域可以说是很远的,而想要到达,按道理来说,也需要一个月的路程。

也就是说,到达那个地方,一般人要一个月。

而沈东这样的也至少需要半个多月。

一来一回,根本不可能,也正是如此,沈东开始陷入抉择之中了。

毕竟到底是迎难而上,前去查看,还是直接会来呢?

毕竟在他通过消息的打听就已经知道了,先是木灵珠的消失,然后引来无数人前往核心区域寻找,但是没有寻找到。

却最终出现了一个死人的消息,就是在核心区域的人,开始死亡,消失,就这样,最后,发现了一件事情,才知道这里面有着庞大的怨念,最终留在核心区域的人逃亡的仅仅只有一成,余下的,大部分都全部的留在了里面,或者留在了逃亡的路上。

也正是如此,让沈东对这个区域有着一些感慨。

最终,沈东决定前去一看,这些怨念,虽然有可能,但是自己还是有东皇钟这种东西的,实在不行就呆在那里吧,毕竟在他看来,哪怕是世界树的怨念,在东皇钟面前,应该也能够抵挡一番。

毕竟东皇钟可是上古神器之物。

开天辟地之神器。

沈东犹豫了许久,准备前往,一路走来,风声越来越大,渐渐的也越走越难,这让沈东也皱起眉头,毕竟他实在是低估了这风向的庞大,这犹如十二级大风一样,好在沈东增加负重,压制住了这东西。

但哪怕如此,沈东也知道,自己的行走速度也开始变慢了起来。

而这里也越走越远。

此时在外界已经彻底被破开火焰的木凝儿则直接皱起眉头,坐着飞鸟,朝着前面走去。

“公主,不能再飞了,前年似乎有着一些风洞穴,这东西似乎不简单啊,我被吹一下就感觉无数的针扎在我身上一样,我不能再飞了。”

“那就落下来吧,那家伙似乎朝着前年走去了,红玉,你说我们还跟不跟了。”木凝儿拿着一个阵法,直接皱起眉头说道,如果有大神在这里,定然会发现,这是一个追踪阵法,而追踪的人,正是将他们困住的沈东。

如今沈东走到前年,后面的木凝儿却是更加的锲而不舍。

因为他明白,沈东身上有秘密,而且她也发现,似乎沈东并不是神邸,这种强大的实力,却不是神邸,就说明沈东是混进来的。

这种情况在他看来,沈东就是一个对他们有着危害的可能。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就想要追上沈东,然后想办法将沈东报酬,一来报仇,而来想办法弄清楚沈东的来历。

而这一个想法虽然遭到了红玉的反对,但是她依旧十分的坚定,最终无奈之下,只得被红玉答应。

但是显然两个家伙也对面前这个十分古怪的风给难为住了。

“奇怪了,这里本公主也见过不少次,怎么就忽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风洞,实在是有些奇怪。”木凝儿一脸好奇的说道,走着走着,带着化形的红玉,也是有些发冷。

但是却也明白,在这里,只能忍受着。

Post Author: admin